主页 > 叫做掌机 >《2015 青年世代大调查》改变,就要行动! >

《2015 青年世代大调查》改变,就要行动!

原创 叫做掌机 作者: 时间:2020-06-10 10:41:11 756
《2015 青年世代大调查》改变,就要行动!

财讯继 4 年前的跨世代调查后,今年又进行了《2015 青年世代大调查》,分别从工作观、金钱观、家庭观、社会观,一窥新世代青年的样貌。也访问了许多新世代,从他们的言行作为,铺陈出青年世代的人生观与价值观。我们发现,这是一个「自己的未来自己救」的世代!

他们知道环境不利于自己,却愿意更加集中资源在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上,他们可以省吃俭用、可以奔波劳累、可以捨弃高薪,朝向他们嚮往的生活前进;他们宁可看準目标,把手上的筹码梭哈,赌一把圆梦的机会。他们知道,想要有所改变,就要行动。他们是「赌一把世代」!

我认识一个年轻人,在海外看到一个西门町案子觉得不错,虽然不认识对方,就跨海直接投资了。我问他,你不怕是假的吗?他回答我,「我们的时代跟你们不一样,我们是相信网路的,网路有坏人,就像现实生活中也有坏人一样。」台大社会系教授孙中兴观察到现在的青年世代,因为在网路时代成长,在网路上认识人,解决一切问题,发展出与上一代很不同的人际关係与价值观,决定事情更是勇往直前。

这种对新创事物的敏锐度和自信,源自于他们对新科技与新创意的接受度。「很多创投看到我的第一句话都是说:啊!你这幺年轻……我总想跟他们说,我年轻干你屁事!你要看我的财报!因为我的东西太新,创投看得懂财报,但他们看不懂电商的项目。」年仅 36 岁却已创业超过 6 次、拥有泛科学等 8 个业务单位的潮网科技创办人徐挺耀,谈起过去经验,不断强调,新的科技、新的获利模式,要靠有开创性的年轻人去做,要勇于投资这些人。

最重要也最辛苦的一群人!30 岁人所得还低于老年人

事实上,总计 716 万人,正处于人生黄金阶段 20 到 39 岁的台湾年轻人,理应是支撑台湾国力最重要的一群人,却也是台湾过得最辛苦的一群人,因为他们不管怎幺辛勤工作,都拚不过既得利益者与富有老人,机会较 20 年前,减少许多。

根据主计总处 102 年家户所得调查,发现一个怪现象:没有固定职业的退休老人所得竟然和年轻人差异不大。根据调查,65 岁以上的老人平均每人年所得为 39.45 万元,而 30 岁以下则为 36.44 万元、30 到 34 岁者为 47.74 万元,而普遍已工作 10 年以上的 35 到 39 岁族群,年平均所得也不过 52.84 万元。

「如果你只给台湾年轻人和柬埔寨同等级的薪水和劳动条件,怎幺能要求他们有无限的创造力?」撰写《崩世代》一书的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林宗弘感叹,台湾人口老化,但再把资源放在老人身上并不恰当,要反向操作,要用对的政策,让资源在世代之间流通。

林宗弘的研究发现,像是资本市场、创新创业等的创富管道都被堵塞,结果社会流动停滞,让年轻人难以翻身,以创业环境来说,一方面没有第一桶金难以创业,但新创事业的失败率愈来愈高,企业要生存下去的资本额门槛愈来愈高。例如新创企业平均登记资本额约 600 万元,现存企业资本额则平均 3,400 万元,表示企业若要存活,就要不断增资,但往往在资本额达到 1,200 万元时就面临瓶颈,微型企业难有永续力,「就算是开茶饮店、鸡排店,不但要加盟金,还要花几百万元装潢、买设备,资本在几年内就会消耗殆尽,2、3 年就再见了。」

更多元的人生想像!把兴趣当工作,不把老人当对手

根据《财讯》所做的《青年世代大调查》,把创业当首要目标的年轻人仅 14%,台湾未来的成长动能何在,实在令人担心。而能够有资本创业的,不是父母伸援手提供创业资金,就是父母退休生活无虞,不用靠子女养家,年轻人才得以无后顾之忧闯蕩世界。

徐挺耀就坦言,「我爸是教授,我妈是中华电信退下来,他们不需要我供养,所以我才能创业,创业资金 25 万还是我妈妈提供的。」

然而,受不了台湾产官学界对青年创业以及发展电商产业的漠视,已创办过莫拉克灾情中心、推动消弭数位落差「胖卡计画」的徐挺耀,四年前决定移师海外,拚到今年 6 月,潮网科技率台湾业界之先,推出线上即时竞价(RTB)的网路广告平台,可望打破代理商长期把持的扭曲生态,还能做到跨境投放,且很快便完成数百万美元的 A 轮募资。

徐挺耀直言,对于年纪大的同业,他根本不把他们当对手,「整整比我老一代,什幺都没做就老了,怎幺可能真的有开创性?」敢赌、敢拚搏的创业狼性,让徐挺耀自嘲,明明自己只是中华大学毕业,却比其他人更勇于去做,他最喜欢葛拉威尔的书《以小胜大:弱者如何找到优势,反败为胜?》,认真想找到以小胜大的关键。

徐挺耀说得直白:「想要过好日子,想享受那种没人认识你的小确幸,就不要创业,创业不是每个人都适合。」虽然才 30 多岁,却已对创业很有想法,他表示,一定要有三观:人生观、价值观与事业观,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,会「被钱追杀」就是人云亦云从众才导致,「要有一些赌的性质,年轻人常抱怨没有舞台发挥,但其实年轻人也应该试着去新的单位,」他提出建议。

像徐挺耀这样敢赌一把的年轻人不少。蒐集 30 个不同职业、在台北租屋的贫穷青年故事的《台北蜗居梦想家》主编林芳如发现,现在的年轻人真的非常低薪,但他们都很有热诚的想把自己的兴趣变成工作,有毅力、够专注,不怕失败愿意重新再来。

像她找的个案,办杂耍剧团、玩文创设计等,十分多元。她表示,现在的年轻人对体制的看法和过去不同,过去一毕业就是要找一家稳定有制度的大公司做到终老,但现在年轻人所受的教育,让他们勇于发表自己的想法,接触到的资讯与知识面都比过去丰富,因此对未来大都抱持着多元的想望,即使不赚钱,也要孤注一掷试试看自己的能耐;而他们的父母也多给予支持,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更追求心灵富足的世代!成家立业变得没有急迫性了

林宗弘认为这是「后物质主义」的表现。在追求物质的世代后,富裕的新一代,比较是嬉皮式;比起物质,青年世代更希望追求心灵的富足与人生价值,例如很多年轻人去澳洲打工度假,薪资比台湾高,但他们不是为了钱而去,而是体验人生。就像台湾的文青,美国也有对应的族群,被称作 hipster,他们崇尚独立思考与自我意识,喜爱复古或非主流的事物,对现况愤世嫉俗,但通常有上一代的物质足以支撑,才没有迫切又直接的经济压力。

这样的环境,也让青年世代对传统的「成家立业」没有急迫性。孙中兴指出,《财讯》调查显示,43% 的青年想跟父母同住,很大部分理由是经济因素,现在的年轻人通常不需要考虑奉养父母,「他们不是当照顾者,而是被照顾者」,而生育小孩的意愿,「很重要的决定因素是父母愿不愿意帮忙带小孩。」

在台大开授「爱情社会学」20 年的孙中兴指出,现在年轻人对婚姻很少憧憬,调查显示有三成六的青年不特别期待婚姻,原因有三:一、这个时代,性不需透过婚姻才能拥有,二、婚姻的经济功能下降,自己生活开销只能养活自己,对方也不用你养,何况有爸妈可以靠。三,婚后複杂的人际关係不是现代年轻人可以应付的。所以婚姻对他们没有吸引力,只剩下麻烦的关係。

一有目标就梭哈了!没有时间等待慢慢累积

奥美广告创意总监龚大中观察,现在的年轻人并不有钱,但是很敢花,特别是他们觉得值得的事情,很愿意投资,可能是买包包、也可能是学跳舞,或者去旅行、学习,就算为此连续一个礼拜只吃泡麵也无妨。

「现在年轻人资源有限,一有目标就梭哈了;我们以为他们很挥霍,但实际上很锱铢必较,他们比上一代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幺,」39 岁的龚大中以宇宙人乐团的专辑名称《大志若愚》来比喻。製作出「全联经济美学」系列广告的他说,年轻人其实很节省,「几块钱都很重要,因为这是林北辛苦赚来的钱」(广告文案之一)。

龚大中发现,现在的年轻人很有自己的主张,而且愿意表达,因为现在多了像自媒体的发表平台;而网路也让世界改变的速度加快,所以年轻人实现梦想的脚步也要加速,「现在很多人 20 岁就成功了,很早期就成名了,这反映了速度,过去都觉得要累积,要慢工出细活,但现在年轻人没有时间去等待累积,要很快速去完成。」

相较于年轻人的速度,「台湾社会阶层的流动实在太缓慢了,小鲜肉都出来了,但老人都还在,连最应该与时俱进的演艺圈也是,大型节目活动的主持人怎幺找都还是这些老咖?」音乐专栏作家陈德政直言,在各行各业都是如此,年轻人乾脆另闢蹊径,做自己的事,开展不同的可能性。

许多人都是从去年太阳花学运之后,才惊觉原来新世代年轻人跟传统想像的「妈宝」不同;他们秉持「自己的未来自己救」,不再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上一代,毕竟,就是这些「大人们」把台湾搞成这样,让他们必须吞下财政恶化的苦果,面临贫富差距扩大、薪资停滞的现状。林宗弘指出,太阳花学运最重要的意义在于,提醒当局:年轻人站出来了。

龚大中说,伍佰有一首歌叫「站出来」,年轻人在太阳花之后比较愿意站出来,「愿意表达意见就是一种站出来,但光就站出来这件事情就够值得鼓励的。」

坚持初衷的青年脸谱!拚公义很热血,再难也要尝试改变

也因此去年九合一选举时,不少无政治背景、受学运感召的年轻人挺身而出,喊出「青年佔领政治」,勇于挑战既有政治势力。25 岁当选宜兰县议员的台大城乡所薛呈懿、将满 30 岁的集集镇长陈纪衡都是成功案例。

真枪实弹上场的佔领与参选,也让不少过去仅以社团心态参与社会运动的学生,体认到社会现实。27 岁、去年协助树党下乡辅选的张殷纶,到了集集镇后,着实被社会底层的现况吓了一跳,「我才知道我真的没吃过苦」。同时他也体认到,过去他所批判的政客或企业并不是不懂劳工权益、环保、公平正义,只是人会软弱,遇到难题时就只想用简单的方式去解决,因此,「坚持初衷」,就成了最珍贵的特质。

而对社会的热情,让他们愿意投入艰困的工作,政治是其一,环境日益恶化的医疗环境也是。北市联医中兴院区护理师何帅颖,在八仙尘爆中赶抵现场救援两次,又赶回医院与同仁不眠不休地度过了那个生死交迫的夜晚。就是那股救人的热血,让他体认到,善尽职责助人的成就感,所彰显的意义,「不然,这种要背人命,月薪还不到 5 万的工作谁要做啊?」

「年轻人才是时代的产物,老人一定会先被淘汰」,龚大中直言,年轻人行为模式都是适应时代而来,也许还要磨合,但都会变成他的竞争力,「不管老人怎幺骂,这些小屁孩其中一个必定会成为这个世代的领导者!」

老人都将过去,台湾的未来,就靠这个新世代。认识他们、了解他们,给他们资源、让他们站上舞台,他们比任何世代都更愿意挺身改变这个世界。

相关文章